一代高僧普欽法師:刺血書經卷 懸壺濟眾生

#至誠頂禮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佛法真諦
#H.H. Dorje Chang Buddha III
#南無釋迦牟尼佛
#https://chengchehuang.wordpress.com/

至誠頂禮 南無第三世多杰羌佛 佛法真諦

一代高僧普欽法師

刺血書經卷 懸壺濟眾生

學習第三世多杰羌佛佛法

一代高僧普欽法師

刺血書經卷 懸壺濟眾生

▲普欽法師

普欽(1905―1960),法號佛圓,願名大覺。清光緒乙巳年八月二十七日生於四川隆昌縣盤龍鎮。俗姓潘氏,父諱朝岳三世為秀才,世居盤龍鎮。
師以宿願,生而厭離塵俗,志求解脫。年十七,即背家私逃,至峨眉山雷音寺,依大明和尚出家。明年至新都寶光寺,從貫一律師受具足戒。出家後一意以出離生死為志,不習經懺,不學唱念,專事修持。自思三世諸佛,鹹從苦行而入,若不以苦行為資糧,何能淨除累世業障。於是決意先以苦行為基,大悲為願,期結菩提之果。又念《法華經》雲:「燃香一炷,宿業俱消。」又雲:「刺血為墨,析骨為筆,書寫經典。」遂發心每月以身肉燃香若干炷,燃燈若干盞。以此功德,上供十方如來,下濟六道眾生。每日禮拜大乘方廣等經典,以消夙業。並舌淨血,書寫經典。數年間,共禮《藥師經》七部,《法華》、《金剛》、《心經》、《圓覺》、《楞伽》、《彌陀》等經典若干部,身肉燃燈百餘盞,燃香百餘炷。刺舌淨血寫《法華經》三部,《大彌陀經》一部,《小彌陀經》一部,《金剛》、《圓覺》、《心經》、《楞伽》等經若干部,《普賢行願品》三卷。民國十六年(1927),師以數年苦行,色身毀損太過,體力難支,至成都就醫。時聖欽老和尚掌四川佛教會,以師青年勵志,為法忘軀,聘師為四川佛教會書記,俾養弱疾。待師疾稍瘳,覺色力漸複,復發心行足,北朝五台,禮覲文殊。同行道伴二人,皆青年釋子。途中逢一女,手持一布袋,來請皈依。師為說三皈依,授名通誠。此女複求同行,北禮五台,沿途隨師跬步不離,夜間竟欲與師同室。師窘曰:「通誠,男女有別,汝不可如此。」女笑曰:「男女相空師何不明耶?」師不已,複欲私遁,女輒先覺曰:「佛不舍眾生,師亦不可舍我。」同行二僧皆匿笑不已。至五台,師紿之曰:「汝可於此待我,我尚有它事,須往處理,返時並偕汝登山。」女複笑曰:「師釋子何誑語耶?師殆將棄我而去矣。」師見女如此,更百計求離。至南台,師睹女未覺,疾趨而去,女竟不知。夜宿東台,師方欣得離此女,午夜忽聞室扉呀然而開,師起視,女已入室。師大驚曰:「通誠汝又來耶。」女笑曰:「師視我果通誠否?」言訖,從布袋中,倒出一獅子,金毛燦爛,女化文殊,乘獅子背,妙相莊嚴,騰空而去。師驚起頂禮,速呼曰:「文殊菩薩,文殊菩薩!」忽如夢覺,自是不再複睹通誠矣。
師返成都後得方德三居士之助,遠足江南,朝九華,禮普陀,拜阿育王舍利塔於寧波,並於雙臂燃燈以供舍利。複燃一指,上供三寶。至寧波觀宗寺,從諦閑和尚學天臺四教。時太虛法師以師精進為道,勇猛苦行,知為法器,特加優禮,深致器重。閩南佛學院卒業後,參虛雲老和尚于鼓山。旋返上海,住錫龍華寺,擬刺淨血書《華嚴經》。太虛大師以《華嚴經》八十一卷,都一百六十余萬言。往哲為書此經,未竟而卒者,不知凡幾。師頻年苦行,身羸體弱,恐非色力所能勝任。屢勸師勿為此舉,致戕色身。然師以夙願故,誓書此經,縱以此喪生,亦不稍悔。復發心每月於身燃燈若干,以供三寶,並於頭頂燃一智燈,燈炷粗如酒杯,約二小時許,頂肉焦爛,深入見骨,而師次日,法體竟無恙。
學習第三世多杰羌佛佛法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▲普欽法師血書樓閣陀羅尼

時上海馬寶森、王一亭等,聞師欲血書《華嚴經》,道緣未具皆來供養,願供師上好宣紙,俾早完夙願。慈筏老和尚願為師護關寫經。師聞甚喜,為報佛恩,複於身燃香若干炷,燃燈若干盞,以為供養。及紙張送來,質甚下劣。師揀紙悲泣,自念今生道緣未具,皆由障深業重故,決意捨身以供三寶,俾消宿業,更於佛前發十大宏願,複為偈曰:「如來出世我沉淪,如來滅後我為人,今將生命供三寶,為證菩提度眾生。」定佛誕日於龍華寺大殿,燃心供佛,舍此生命,以作供養。

是日晚,師作一燈炷,大如茶碗口,共燈芯草一千餘莖,將胸前肉割開,安燈炷於內,以面作牆,圈於四周。師仰臥於龍華寺大殿供臺上,胸前灌滿香油,燃心供養三寶。時燈焰高四尺許,通宵續明,龍華大殿,亮如白晝,觀者駭然,共歎稀有。次晨燈熄,弟子等往視,師已死於臺上,急延醫救治。醫至,見師胸前肉已燒盡,五臟洞然。曰:火毒攻心,尚無可治,何況此狀,我實乏回天之術。拒不為治。弟子等堅求不已。醫曰:若此人猶能回生,我亦信三寶之力,不可思議,願皈依彼,永為弟子矣。(後此醫者果皈依師)遂勉為醫療。四日後,師竟復蘇。

其後,馬寶森、王一亭諸居士,將紙送來,師即擇吉於龍華寺閉關,血書《華嚴經》矣。時馬寶森母患病甚危,師於關中聞訊,即割臂肉一塊,以法加持,送至馬府。師在成都亦曾三次割身肉與病者,食者宿疾皆愈。

上海法租界亞東旅館經理王問樵,其妻為怨鬼所纏,輾轉床褥,勢甚危殆。鬼附其身,與人言欲追其命。王問曰:「汝何人?與彼何怨?」曰:「我名唐素貞,前世為彼所殺,故今欲取其命。」王曰:「我請龍華寺方丈性空老和尚度汝,何如?」曰:「彼不能度我,現龍華寺有一剌血書經之僧,若得彼超薦,可解我苦。」王至龍華寺訪問,見師青年,甚異之,疑師不類,歸詢其妻曰:「我觀此剌血書經僧猶少年耳,何性空老和尚反不若彼耶?」曰:「彼雖少年,世間名利之心已盡,其心清淨,故能度我。性空老和尚道行雖高,然名利之心猶未忘,其心染汙,故力弱不能度我。」王於是來請師代解其怨,師不得已應之。三日後,鬼又來附其妻曰:「我痛苦已減輕八九,汝若能介紹我皈依彼為弟子,不但此怨可解,感且不盡矣。」王複來請師。師請書其姓名,作一牌位于關房中,夜間以香一炷,三呼鬼名,為說三皈依,賜名通靈。夜夢一女,於座前禮拜無數。其後王妻病竟痊癒。王問樵以銀幣兩萬元供養師,師分文不受,全部轉供龍華寺。

自王問樵妻事發生後,上海轟然,好異之士,紛來供養。龍華及法租界兩寺亦來請任方丈。師不堪其擾,避往杭州花塢。花塢茅蓬極多,師厭其囂,複避往台。未幾,為人所知,善男信女,爭往供養。師複返杭州,閉關靈隱寺。

未幾,抗戰事起,烽火蔓延,將及杭州。師於是經江西、道武漢,旋返成都,寓方德三居士家,繼續書經。後以日機轟炸成都,中江李紫銘、向德彝居士迎師至中江供養,閉關柏妙山,繼續剌血書經。終完宿願,將《華嚴經》書成,凡八函,八十卷,字大如核桃。圓滿之日,師複於佛前設大供養,再身燃燈若干盞,燃香若干炷。師因寫經,數十年不食鹽,懼損血色。致齒盡齲損,瘦骨支離,血液日枯。常以金針剌舌數十次,竟無點血。師於佛前,悲泣頂禮,懇求加被,淚沾襟袖。再起剌舌,始見血出,複恭敬書寫。數年書經,皆屏息而書,呼吸皆轉面它向,懼不恭也。

師自出家至此,苦行凡十七年。計拜經數十部,身燃燈數百盞,燃香數百炷,燃頂一次,燃心一次,燃指一個,剌血書經共數十部,割身肉餉病人者凡四次。含辛茹苦,九死一生,難行能行,難忍能忍,于近世僧人中實為罕見。

師夙仰西藏密乘,自是,遂結果苦行,專事密乘矣。初,甯瑪派根桑活佛來蓉,師于根師受《大圓勝慧》灌頂。師複從噶居派貢嘎仁波切受《金剛亥母》、《上樂金剛》、《喜金剛》等灌頂,後蒙章加呼圖克圖開示,決意終生修持寧瑪、噶居法要,從章師命也。師于中江,閉關修法,已證白寶藏王本尊。複由太虛大師函介,西度雪嶺,往求密乘甚深密藏。

貢嘎山者,位於西康木雅鄉。山麓貢嘎寺,寺主即貢嘎仁波切是也。師于成都,曾從貢師受法,至是親來雪山,更沃法乳,並于貢嘎寺閉關潛修。

學習第三世多杰羌佛佛法

▲普欽法師和根桑活佛

貢嘎仁波切有師兄紮紮懇波上師,修《光明大手印》,崖居穴處,脅不至席者五十餘年,早證法身。師于紮師處,晝夜精勤,廢寢忘食,終證大手印本體,得紮師印可。

師複于貢嘎寺閉黑關,修《大圓勝慧黑瑜伽》。此法為貢師不共密傳。師出關後,以關中所證,求決于貢師,貢師賀曰:「汝今證此,今生未虛度矣。異日汝弟子中,成就者六人,出家者三,在家者三。」

學習第三世多杰羌佛佛法

▲普欽法師的弟子們

薩迦寺日古吻波活佛,有《上師海空行海法要》,為薩迦派不傳之秘。根桑活佛求亦未得,歸謂師曰:「以汝苦行功德,往求必允。我代汝翻譯,庶可得聞此法。」師遂往求焉。日古吻波活佛是夕入甚深三昧,觀其緣起,遂允傳法。根師以代翻譯故,亦得此殊勝密傳。

師前後數度入康,共受大小灌頂一千餘次,深入甯瑪噶居堂奧。漢人入藏得法之富,無過師者。旋返重慶,住李紫銘居士家,整理法本。

師旋往南江雲頂山,閉關六載。一九四九年,貢師自渝經成都返康,師亦來會,複隨師至貢嘎山閉關。

一九五一年,解放軍進軍西藏,貢嘎山解放後,師旋返成都,擬學中醫以應世。次歲,師即于文聖街蓮宗院,懸壺應診;病者雖沉屙宿疾,應手輒愈。尋遷居祠堂街,病者紛集,門庭若市。成都市衛生協會成立中醫醫院,延師任主任醫師,病者掛號,爭求師診治,嘗一日診三百號,破成都應診最高記錄。

一九五九年,師忽將一生所有法本、經像法器,及血書《華嚴經》等,寄北京中國佛教協會,裝釋迦牟尼佛舍利塔藏,身邊不存一物,弟子等疑而問焉。師曰:「明年我將去矣。」弟子等驚詢師何故欲去。師曰:「我此生本擬求證密乘報身成就,然我昔年苦行,將色身毀損太過,欲證不死成就,必須轉世換形。現弘法利生之緣亦不具,久稽于此,于人於己,兩俱無益,故不如早去。」弟子等複叩問師去當在何時?師曰:「我意在明年三月,最遲亦不過冬月必去。」

學習第三世多杰羌佛佛法

▲前排右普欽法師 前排中王德生居士 前排左王少湖居士 後排右王治平(本文作者)後排左張純

一九六零年,三月初九日,師學醫弟子蕭茂蘭至師寓,見師獨坐床上,呼師不應,禮師亦不答,蕭異之,近視師六脈俱無,蕭大驚,急呼師弟子唐妙衷,共舁師至第一人民醫院。次日,竟奄然示寂。身柔頂暖,面色如生,世壽五十又五雲。

師滅後,于成都近慈寺茶毗,煙焰升空,如五彩雲,骨灰呈五色,頂骨一塊五色分明。後弟子唐妙衷負師骨至五台,厝于廣濟茅蓬普同塔內。贊曰:

「跡示頭陀,果證金剛。出世大雄,入世醫王。

羅什吞針,南華喪我。花生枯木,蓮開烈火。」

摘自《臺州佛教》1993第8期總66期 作者王治平

 

 

附錄:普欽法師碑文

捨身三寶,大悲十願,雪山證道,人間醫王。

近世之至人,有行於此,為僧伽之楷模,眾生之導師者,其惟我普欽法師乎?

法師俗姓潘氏,諱榮堯,法號佛圓,願名大覺,於西元一九零五年生於蜀中隆昌縣盤龍鎮之書香世家。法師自幼超凡絕塵,不樂俗事,志求解脫。年甫十七,即離家至峨嵋山之雷音寺,依止大明和尚出家。翌年於新都寶光寺,從貫一律師受具足戒。法師有感于諸佛世尊,皆由苦行而入,遂發心每月以肉身燃香及燈,以此功德,上供十方如來,下濟六道眾生。每日禮拜大乘方廣等經典,以消除夙業。並刺舌淨血,書寫經典。

一九二七年,法師至成都就醫。時聖欽老和尚掌管四川佛教會,聘法師為四川佛教會書記。逮法師自覺其疾稍瘳,遂發心北朝五台,禮覲文殊,於清涼山之東台,親睹文殊菩薩莊嚴妙相。其後,法師又行足江南。朝九華,禮普陀,于寧波拜阿育王舍利塔,以雙臂燃燈供養舍利,複燃一指,以供三寶。至寧波觀宗寺,從諦閑和尚學天臺四教。太虛法師知法師勇猛苦行,深致器重,延法師就讀于閩南佛學院。後住錫於上海龍華寺,發誓刺淨血書寫華嚴經。後遇障礙,深感宿業深重,致使今生道緣不具,決意捨身,以供三寶,並於佛前發十大宏願。一九三五年陰曆六月十九日,法師于佛寺大殿內,燃心供佛。胸前肉盡,五臟洞然。醫師斷言已死,竟死而復蘇。後於龍華寺內,閉關刺血寫經。抗戰事起,法師返川,值日寇轟炸成都,遂至中江,終成宿願,書成華嚴經,凡八函,八十一卷。

法師夙仰藏地密乘。在蓉時,曾師事寧瑪派根桑活佛及噶舉派貢噶仁波切,後蒙章嘉呼圖克圖開示,遂決意終身修持寧瑪、噶舉法要。法師數度赴西康求法,于貢噶寺閉關潛修,得貢噶仁波切、紮紮懇波上師、日古吻波活佛授法,深得寧瑪、噶舉之精要。自康返渝,整理法本,旋即往南江之雲頂山,閉關六載。一九四九年,貢噶仁波切自渝返蓉,法師即來相會,並隨之再往貢噶山閉關。

一九五一年,法師返蓉,攻讀醫學以濟世。先後于文聖街蓮宗院及祠堂街懸壺應診,患者紛至,門庭若市。

一九六零年三月初十日,法師奄然示寂,身柔頂暖,面色如生,世壽五十有五。荼毗時,煙焰升空,如五彩雲,骨灰呈五色,頂骨一塊,五色分明。弟子負遺骨至五台,厝于廣濟茅蓬普同塔內。

贊曰:「跡示頭陀,果證金剛。出世大雄,人間醫王。羅什吞針,南華喪我。花生枯木,蓮開烈火。」

釋宗通、釋昌臻率仁壽縣眾三寶弟子敬立

文章連結:

http://blog.udn.com/holydharma/109730254

正宗聖法.聖法正宗臉書: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groups/631265680233877/?ref=bookmarks

正宗聖法.聖法正宗粉絲專頁:https://www.facebook.com/HolyDharmaTw/

解脫直昇機:http://blog.udn.com/holydharma/article

文章來源: http://www.jxd0.com/portal.php?mod=view&aid=274

#第三世多杰羌佛公告 #第三世多杰羌佛 #第三世多杰羌佛法音 #正宗聖法 #解脫直昇機

第三世多杰羌佛 第三世多杰羌佛佛法 正宗聖法 解脫直昇機 佛教

View original post

發表迴響

在下方填入你的資料或按右方圖示以社群網站登入:

WordPress.com 標誌

您的留言將使用 WordPress.com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Google photo

您的留言將使用 Google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Twitter picture

您的留言將使用 Twitter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Facebook照片

您的留言將使用 Facebook 帳號。 登出 /  變更 )

連結到 %s